姚先生在章门那里,所秉承的不仅是学风,而是多方面的。其中书艺就是章氏门人的一门必修课。二零一二年,薪火相传,翰墨流光章太炎、姚奠中书艺展,在北京国家博物馆隆重举行,就能说明一切。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年53岁的姚奠中先生被红卫兵揪出,指为反动权威
、反革命
,进行批斗,监督劳动。1968年,全国清理阶级队伍开始后,姚先生又被揪出游街,并关入牛棚
,监督劳动。就在姚先生被关进牛棚的那段时间,他剥鲁迅之诗《悼杨铨》
,写下了一首流传甚广的《剥鲁迅诗》
:纵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无端闭户听风雨,寥廓江天入梦思。
反映的仍然是身处逆境中信念的坚定和正直的操守。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一代鸿儒、教育家、书法家姚奠中先生在家中仙逝,享年一百零一岁。

太炎先生的遗风在姚奠中先生的身上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学术研究以小学为基础,以经史为根基,以诸子为归宿;第二,秉承章太炎先生不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斋学者,坚持用世为归的学术思想,对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始终有高度的责任感。

弟子刘锁祥于心斋

然而,有一位老人准确地对姚奠中先生的身份进行了定位,这就是周汝昌先生。周先生云:中华古圣贤,其实都是大艺术家我们素来最重者曰通儒、曰通材。姚奠中先生身为鸿儒,非等闲可望其项背姚先生于学具识,于道能悟,于艺亦精亦通。

为学为教为艺止于树高标。

爱国济世从义为怀的百年人生

二零一四年元月十日

多数专家学者谈论姚奠中先生的书法,往往简单认定是学者书法、文人书法,缺乏把其书法放在书法史的高度来评判。冯其庸先生指出姚先生不但是学者书法家,也是书法艺术家。他在书法艺术上达到的高度,也是让人很难企及的
,这是很有见地的评价。

近日,三晋大地的广大民众沉浸在极度的悲痛和怀念之中。先生去世之后,我们的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于元日下午,通过中央办公厅、山西省委办公厅,以电话转达的方式,表达了对姚奠中先生的哀悼与对先生家属的慰问。

至人惟寂寞,庄周独多情。隐词皆感激,高歌同哭声。痛极甘曳尾,愿死悔蕲生。万籁咸自取,解悬齐殇彭。著书动千载,神识照八纮。

先生一向把书法当作是他于学、于教之外的余事来做的。但他又认为书法是文化的载体,因而对社会具有着双重的重要作用。即首先书家要把字写正、写好;同时书家要通过内容(书写的内容词句),对社会起到推动和谐进步的导向作用。这些话,是先生于二零零九年得兰亭终身成就奖时所讲、所发出的郑重声音。

海峡两岸两位百岁文化大师的世纪相遇、世纪对话,是震撼海峡两岸社会各界的大事,是中华文化百年不遇的壮美奇观,是两岸同胞共同携手致力于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象征事件。

利国利民利家总以正能量,

教育大家漫漫百年的国学传播

世纪先生精神永存。

姚先生的得意门生、著名红学家梁归智曾专门著文,赏析《过庄子庙》
:第二首表面超脱,其实所蕴含的内核却暗示着对现实人生社会刻骨铭心的体验;第三首直接切入了当时外寇入侵战火纷飞生灵涂炭的严峻现实。其至人惟寂寞,庄周独多情数语尤可称融情、志、思、学、艺为一体的不朽名句。故姚先生的诗作一如其为人和为学,毫无雕章琢句恍惚幽渺唯美之敝。

姚奠中先生生于一九一三年(民国二年),其人生整整走过了一个世纪。此间国家、民族的起兴,他都一一地见证了。早年的姚奠中,曾因参加爱国学生运动被捕,后被遣返回乡。1935年,只身赴南投学,后因仰慕章太炎先生的学问,遂考入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并成为太炎先生唯一收录的七名研究生之一。太炎去世之后,先生任教于章氏国学讲习会。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先生转徙南北,颠沛奔波,讲学不辍,更以清风峻节,砥砺末俗,经霜弥茂。以至九年之中,七换教所,然顷刻未忘读书进德,矢志于中华学脉之承传。一九五一年,返回家乡,执教于山西大学,至他辞世。

消息传来,海内外各方面人士、各种媒体纷纷悼念,打开百度搜索,我们可以看到最后一位章门弟子逝世
、百岁国学大师姚奠中逝世 、著名国学教育家姚奠中逝世
、著名书法家姚奠中逝世
、一代鸿儒逝世等多个不同标题。那么,究竟如何来定位这位世纪文化老人的身份?一个月前,笔者曾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登高望远海峡两岸百岁书画大家姚奠中张光宾作品展研讨会上说,对于像姚奠中先生这样出身章门、历经民族百年风雨、学术研究横跨文史哲诸多领域、精于诗书画印、南北高校执教60年培养弟子千千万的全才、通才型的世纪老人,放在20世纪百年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姚先生百年的学术、艺术人生,非一个单纯的研究某一领域的专家或学者能够认识。认识姚先生,需要对中国文化有全面修养的通才,需要对20世纪中华民族文化史、心灵史有深沉的思考或经历。

中华道统天地不灭,

姚奠中先生的讲话仿佛一位穿越五千年中华历史隧道的千年文化老人,站在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发展巅峰上,语重心长地告知海峡两岸他的子孙们,我们都是一家人,这个家必然要走向团圆。姚先生的讲话同时也是对此次活动登高望远主题做的最好的诠释。登高望远者,按策划者思路,即是两位百岁老人无论自然年龄、还是中华文化传承的高度均代表了两岸的高度,登高望远寓意两岸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姚先生的讲话确实让两岸同胞有如站在台北101大楼上,看到了这个民族的过去,也看到了未来。

是作弟子的我为先生写下的第二通輓联。

2013年11月11日,海峡两岸世纪文化老人姚奠中先生、张光宾先生作品展在台湾孙中山纪念馆开幕。马英九、连战、吴伯雄、蒋孝严等纷纷发贺信、贺作。姚奠中先生未能出席展览,但发来了长达十分钟的跨海视频讲话。

悼念先生、怀念先生,我们要做到这样几点。首先,我们人与人之间,彼此还是要传递正能量。姚先生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凡是接触过他的人、受教于他的人、沐育于他的人,在这点上都有着深刻的体会;其二是我们不论是从学、从教,还是从艺者都要以先生为榜样,给自己树一个高标准。姚先生曾有诗曰:为谁创作如何为,搦管构思第一条。自是延河教泽溥,人民文艺树高标。(一九九二年,为《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题作)。其三是:我们要向先生学习担当精神。姚先生的担当的精神,直接从民主革命家、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那里传承而来。先生曾撰并书给杭州太炎先生纪念馆的一副对联:为国为民九死一生终不悔,兴文兴教千秋绝业赖薪传。就表达了先生的心声。为此我们要把姚先生的精神传承开来,并发扬光大。

姚奠中先生1936年开始执教章氏国学讲习会,从此走上了一生的教育道路,
60多年来,先生先后在江苏、安徽、四川、云南、贵州、山西等高校执教。昔孔子有三千弟子,而姚先生又何止弟子三千。

接下来:

50年前,一位从秦晋大地走出的文化老人在孤岛上遥望海峡对岸,唱出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50年后,又一位从秦晋大地走出的文化老人在海峡这边遥望孤岛,久久凝望

这是作弟子的我为先生写下的第一通輓联;

这个讲话把两岸关系放在五千年中华民族团结合作的大历史趋势中,指出中华文化不同于西方文化的根本就在于团结、合作,而不是分裂。从大禹治水到车同轨、书同文、人同伦,中华民族的团结坚如磐石,近百年的矛盾、分裂是暂时的,中华民族必然走到一起。这个讲话同时第一次对两岸这个词语进行新的解读,指出它是一家人的两岸
、一个民族的两岸 、一个国家的两岸 。

终其一生,先生秉承了章门学风,并履行了他早年在安徽柏浦为菿汉国学讲习所亲手制定的以正己为本,以从义为怀,以博学为知,以勇决为行,以用世为归和不苛于人,不阿于党,不囿于陋,不馁于势,不淫于华十条教条。这十条,除了时代背景以外的东西,其它主要内容,先生他一生坚守,也一生呵护。在今天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也是最为有价值的东西。

1978年4月22日,山西大学校党委在大会上宣布给姚奠中先生的冤案平反。他写下了《有感》
:二十年来几是非,晦明风雨梦依稀。荆山献璞成和刖,鲁酒无醇致赵围。青眼时蒙多士睐,黄牛一任路人讥。天回地转开新史,铩羽苍鹰尚可飞。
姚先生在文革最困难时期,都没有动摇对国家、民族的信心,他今天终于看到了这一天,此时已65岁的姚先生从此要如铩羽苍鹰奋力高飞,在事业上大干一番。

姚奠中先生他那雄逸、高古的书风,这些年随着国家对待传统文化和国学的高度重视,其书艺也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所关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在台湾国父纪念馆由中国书协与台湾中华书学会共同主办的登高望远海峡两岸百岁书画大家姚奠中、张光宾作品展,引起了轰动。

抗美援朝,他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存,甚至包括刻有其夫妻姓名的结婚戒指。在肃反
、反右
、文革时期,姚奠中先生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很多人沉沦、消极,但他坦然自若,不怨天尤人,始终能保持乐观的态度,看得开,认为:个人的许多磨难,只要站在历史的角度就能看开了。我常常想历史上那些开国功臣,那些伟人,他们有那么大的贡献,常常受到种种劫难,有的人付出了生命。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受些磨难,不算啥。
多年以后,姚先生和学生聊起文革的遭遇时,仍然谈笑风生:
文革中,我扫厕所扫得最干净,裱糊顶棚裱糊得最好,人不管干什么,都要认真踏实地把事情办好,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先生一生于学具识,回真向俗;于教以德,桃李满天下;于艺亦精亦通,诗书画印被誉为四绝。一时有南饶(宗颐)、北姚(奠中)之说。

祖国和平统一大业最后的牵挂

书法大家从民国时期走出的

1999年,姚奠中先生为杭州章太炎纪念馆题联:为国为民九死一生终不悔,兴文兴教千秋功业赖薪传。
述尽章太炎先生生平志业,也照出姚奠中先生爱国济世、从义为怀之一生。

姚先生说:由于我是研究所谓国学的。文、史、哲不分而以小学为基础。所以在各大学教书,面相当宽,有中国文学史,中国哲学史,有通史,有经、史、子专书,有诗、词,有文选,也有分体的作品或史,还有断代的作品选读和文学史以至文字学、文艺学等等,不下十余门。多因教学需要,而非出于泛爱。

例如, 1937年秋,
24岁的姚先生在安徽泗县逃难时,亲眼目睹大好河山沦陷,百姓流离失所,沉痛写下《泗县感时》
:儒生流落依戎马,故国飘摇风雨间。一片丹心伤碧水,两行红泪哭青山。梦中沉痛诗和血,觉后凄凉月满圜。志士英雄应即作,从头重整旧江关。

姚先生既是学者、书家,又是著名的诗人,现存诗词600余首,尽管他将诗词创作视为余事,但不少作品脍炙人口。像写北武当山的纵望重峦似海潮,黄河一线夕阳娇。风雷万里撼山动,始觉危峰脚底高
,再如胸有昂藏气,发言类变风。迟徊赤壁下,高唱大江东!
等等,都以内涵丰富、意境深远而广为流传。

100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和章太炎先生共同奋斗,提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100多年来,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在高举着这一旗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上小学期间,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姚奠中先生竟敢砸烂寺庙中泥神,在乡村率先破除封建迷信。青年离家,走上求学救国之路。后来他还把房产、良田捐赠乡亲,并立字据为证。此举从未向人言及,
60年后,受赠者的后代才发现契约,专程来谢,先生却早已忘却此事。1931年,日寇在东北地区挑起万宝山事件
、九一八事件
,全国掀起反日浪潮,姚奠中作为运城菁华中学学生自治会负责人,愤然编写话剧《万宝山》
,并参加演出。1934年,太原当局政府压制学生的抗日活动,他发起罢考罢学,从而被关押三个月,之后又被驱逐回乡。1940年,在大别山立煌师院,他反对省教育厅厅长无理干扰教学,将其从教室赶走。1943年,在安徽师专,为反对省政府主席侮辱教师,他带头罢课抗议、起草集体辞职书。1947年,在贵州师范学院,作为教授会负责人之一,他率领全校师生反对军统特务担任院长。在国难当头、民族存亡的岁月里,因为他一直站在反专制、反压迫的一线,以致他在九年中,走了四个省区,换了七所学校。

姚奠中先生说:中华文化从来以团结为主,这个传统从大禹治水时就开始形成了。那时候,九州不统一、不合作,水就治不好嘛。几千年历史里尽管有分裂、有变化,可是很快地都克服了,团结起来了,这不像西方国家,一个国家还要分成好多国家。我们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形成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这几个同就了不得。两岸这个提法也很好,两岸就是国内的两岸、一家的两岸,这不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是民族团结的一个象征。近百年来,我们这个民族虽然有些矛盾,有些分合,但从历史上来说,平常得很,不算什么,两岸归根还是合作起来。两岸的关系,现在处于一个新起点,我希望我们这个民族,进一步全面地团结。文化上先行,政治也将前行。

新碑学与近现代碑学不是两种对立书风,相反,它是近现代碑学书风顺应时代、一脉相承发展的必然结果。

2009年,他将价值数百万的150件书画捐献给了山西大学,还把自己现有的财产,如房产、图书等等,都做了献给社会的安排。2010年,他率先捐资100万,发起成立姚奠中国学教育基金
,用以奖掖后进,弘扬国学。2012年,姚奠中先生百年华诞,海内外各界人士发来书画贺作100余件,已100岁高龄的他亦书写100余件,逐一回复

1940年春,他27岁路过蒙城时,游览庄子庙,触景生情,写了三首五言古诗《过庄子庙》
,其中第二首和第三首为:

在这众多的著作中, 《古文尚书讲疏》 《中国文学史》
《庄子通义》等,不幸在战乱中失散。我们现在看到的《姚奠中讲习文集》则是姚先生学术思想和教育理念的集中展示。文集中包括论学、序跋、评点、札记、残稿、简史、诗词、叙记、书信、年表、访谈等十余个内容、
170多万字,贯通了上下五千年中华文化史的各个方面,涉及国学、文学、历史各个研究领域。即使他为很多书所写的序、跋,也都是对相关问题高屋建瓴式的论断,见解独特,其本身就是高质量的论文。先生博雅多识,能发他人之未发却又惜墨如金,不炫耀示博,践行了太炎先生始则转俗成真,终乃回真向俗的学风,展示了一位国学大家博大精深的文化学养。

改革开放后,已近古稀之年的姚奠中先生焕发了青春的活力,先后招收了研究生,承担了国家重点研究项目,创办了古典文学研究所,为九三学社山西省的恢复和健康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兼任了全国政协第六、七届委员、山西省政协第五、六届副主席,以民主人士身份积极参政议政,为国家竭尽效力。

姚先生的诗以切近时代、富有哲理、昂扬向上、正气浩然为特征。无论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作为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姚奠中先生在何种境遇中所作的诗词,都是奋斗自励,积极进取,生动深刻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现实和自己的情怀,堪称是百年学人心灵史的写照。

姚奠中先生从童年开始学习小楷, 16岁后大量学汉隶、魏碑,
20岁时又师从著名学者、书法家常赞春学篆,初步受到较为系统的碑学启蒙训练。23岁时,章太炎先生又教导他要学秦汉篆隶、魏碑刻石,并明确指出篆隶要学汉碑头、《天发神谶碑》
《三体石经》 《石门颂》 ,楷书要学《郑文公》 《石门铭》
。这种纯粹碑学教导思想深远地影响了姚奠中先生一生的学书道路,并使他的书法过早地形成近现代碑派书风之格局,现存他于1944年、
1947年写的小楷以及在庄子读物上的批语,笔下凝注的已是古拙朴厚的北碑气息,无丝毫细腻媚俗。

70多年前,章太炎先生如此教姚奠中先生;70年来,姚奠中先生也是如此率海内外万千弟子,念兹在兹,兴我中华。

山西大学教授傅如一为姚先生在通才教育上的见地做了一个总结。他认为,姚先生重视通才教育,贯通、求真、用世是其中的核心概念。没有渊博的知识,扎实的基础,就不能成大器。近50年来,我国还没有培养出一位像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郭沫若那样的大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在通才教育方面失之于偏颇,专业知识的覆盖面太窄,这是个深刻的教训。姚先生培养学生正是先博后约,先通后专,为通才教育树立了一个成功的榜样。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