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看她半未真,山中一虫鸣

图片 1

李宇和他所画的蝈蝈,已经走出了长白山老林。他已成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的大型艺术期刊《艺术市场》多次推介:作品被多国大使馆及博物馆收藏,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并屡获大奖。最近连续两期,每期两页作了专题介绍。其作品身价飙升,在艺术家权力榜上,拍卖价每平尺8万元。北京艺术品收藏的五位先生,于春节前夕,不远千里来到白山,在李宇家里住了五天,作了专访:《鸣虫雅趣蝈蝈先生李宇的鸣虫世界》四集80分钟。全面介绍了画家李宇的成长道路,艺术个性、品位,绘画创新,及蝈蝈情结。至此,长白山老林蝈蝈的鸣声,金声玉振,响彻祖国万里河山。

李宇前两幅蝈蝈是工笔的,但更多蝈蝈是水墨写意的,更传神。1600年前的顾恺之不是说绘画要传神写照晤对通神迁想妙得么。

长白山诗人蒋力华有句:会意天风和律鸣,那么一只小小的蝈蝈,为什么也能情律远播,振羽天外呢?这就得从我国艺术审美规律来考察了。

顾恺之是绘画艺术风气由汉代形盛转向魏晋神韵的典型代表。唐人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顾生画古贤得其妙理,对之令人终日不倦,凝神遐想,妙悟自然,物我两忘,离形去智;身固可使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不亦臻于妙理哉!所谓画之道也。离形去智,就是谢赫为神韵下定义的用语。

大美从简,重在神韵。这是我国艺术审美的特征与传统。

王书顾画开神韵风气之先,是后来人追求的梦想境界。

以小见大,以虚御实。

工笔与写意的区别在于,前者精雕细刻真气存神,形神兼备,以气传神;后者闲笔淡墨远怀幻境,潜显融通,以情化韵。二者皆可达神韵境界,后者率性直接,前者更需功力。一重匠心,一主自然。工笔如唐风,写意似宋韵。随便举一例:

琴、诗、书、画,四大艺类,莫不如是

1,闲笔。此图枯藤黄叶老干,重笔浓墨,酣畅淋漓,汁水饱满。而五只蝈蝈,背腹略点,肢须一线而已。何等闲简自然。比简笔画还简。很合传统大美必简原则。

琴,听觉艺术。一架古琴,一柄二胡。黄帝《咸池》,可张天乐;小征泽尔欲焚香跪拜《二泉》。

元大家倪瓒自谓: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

诗,王维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于时空、动静中,了悟自性,拷问宇宙本体。

2,淡墨。在浓墨重彩之间,淡蓝近灰的五只蝈蝈,似有若无。淡水寒烟,稀薄透明。淡,近灰色,界黑白之间。属模糊色。有无之间,几乎不见。文人画创始人之一米芾独创山水画中的米家云山之法,善以模糊的笔墨作云雾迷漫的江南景色。自成一家,影响深远。

书,一笔一划皆可象天法地。钟繇曰:岂知用笔而佳也,故用笔者天也,流美者地也,非凡庸所知。

3,远怀。李宇自命蝈蝈,此画属意也在画蝈蝈,可蝈蝈却几乎不占画面,远非喧宾夺主那么简单,何耶?古人怀远词意似可借来作答。

画,苦瓜和尚石涛的一画,是一根贯通宇宙-艺术的生命力运动底线。法国罗丹也说过:一根规定的线通贯着大宇宙。

北宋晏殊《浣溪纱》句:

儒、道、释其旨归一。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

大乐必易,大礼必简。是儒家的话。

满目河山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

道立于一,道家观点,老庄说了很多。

康、梁同党桂念祖《临江仙》句:

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佛经翻译借用道家某些用语,有些概念极具一致性。比如象外本体概念,禅宗万境自如如,性相如如,与道教一如如元,自如如真,无所以如用法一样。皆指无可言说的无限本体。

懊恼寻芳期误,更番怀远诗敲。

一花、一叶,一草虫,一蝈蝈,皆客体物,通过主体我之潜、显意识过滤、分别放大为世界、佛、本体。这便是以小喻大艺术审美奥秘。

灵风梦雨自朝朝。酒醒春色暮,歌罢客魂销。

物我为一,天人合一,是哲学理念;色空一念,物我双遣,佛家意趣;遵循自然,养生羽化,道家旨归;亦物亦我,心物珀芥,艺术审美。蝈蝈即李宇,李宇亦蝈蝈。自然人化抑人的自然化?于朦胧模糊,阴阳莫测之间,神韵出焉。神韵悠悠,此为李宇蝈蝈出新之要务,亦其毕生不懈之艺术追求。

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她,所思在远道。情思绵绵,时空无限也。远离视线之外,却在情感之中。情,升华为情绪高峰体验;远,即神思无限的韵。其艺术原理即司空图的四外:神韵当于景外、境外、味外、韵外之物外求之。亦即僧肇所谓象外之谈。

神韵,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美学标准,是审美情绪体验。也是一种人生境界。是中国文化的显着特征和宝贵传统。可定义为:神韵,是指华夏文化中主客合一的生命体验。称之谓生命体验,是由于心理与生理兼用。有别于显意识单方,如庄子所说:夫徇耳目内通而外于心知,内通潜意识阈;另外情绪体验为丘脑、下丘脑参与的产物,非止大脑皮层功能。

4,幻境。有中似无,无中见有的五只小精灵。虚无缥缈,如梦似幻。为达此神韵效果,作者在笔、墨、形、构都做了刻意安排。令人于妙万物之不可测中得神;于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之中得韵。

传统文化有三统:韩愈的道统;朱熹的心统;文统即审美最高标准:神韵。明陆时雍谓:艺术有韵则生,无韵则死;有韵则雅,无韵则俗;有韵则响,无韵则沉;有韵则远,无韵则局。神韵应是一切艺术最高审美范畴。具独创性、单一性品格;非线性朦胧特性;全息性基础。

正如叶燮所说言语道断,思维路绝,然其中之理,至虚至实,至渺而近,灼然心目之间,殆如鸢飞鱼跃之昭著也。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幻境,用在艺术而非医疗上,是审美要素。梦幻即潜显意识融通,民族原型展现。

最近这期《艺术市场》讨论东方美学的当代复兴,提到国内外展览之无常之常,与寂境二题。前者变与不变,该涉及继承与创新。后者寂境,该是对传统的选择。联想到苏轼《送参寥师》中的话,该算得传统声音:

写意蝈蝈《梦里看她半未真》,半未真为什么好看呢?

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游历太虚幻境,见那幅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究竟是真是假?是有还是无?苦瓜和尚石涛<题画>说: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名山许游未许画,画必似之山必怪。变幻神奇懵懂间,不似似之当下拜。心与峰期眼乍飞,笔游理斗使无碍。

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

昔时曾踏最高巅,至今未了无声债。天地浑镕一气,再分风雨四时,明暗高低远近,必似之似似之。这正应了我所说:认为世界是有,是科学;认为世界是无,是宗教;说世界是非有非无,是艺术。

成酸杂众好,中有至味永。

七绝

诗法不相妨,此语当更请。

梦里听琴半未真

这里的寂境,含动前之静: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动中之静: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动后之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寂境,只能于动前、动中、动后显之,无动,何来静?古诗人擅作动静之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