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术随科技的进步而迅猛发展,摄影队伍不断壮大。然而摄影界似乎存在一种怪象,认为作品不PS不艺术,其实这是错误的。摄影艺术是作者在用技术完成作品过程中注入作者的思想主张,体现的是作者的价值观及学术观点、造诣。摄影艺术与否与创作者涵养息息相关,与是否PS无关。摄影,重在摄,是摄出来的,是一次性完成的。摄影的关键在于瞬间的现场把控,具有瞬间完成性,在按动快门的瞬间即已决定影像成败,与后期电脑制作是不能等同的。曾有人提出摄影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这有失偏颇,需知过程不同其性质与结果也不同。譬如基于摄影素材创作,画家用画笔创作被称为绘画,摄影师用电脑制作被称为摄影。之所以这样称呼,就是因为其创作过程不同,如果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是否意味着用摄影素材通过电脑后期制作完成的作品就等同于画家用摄影素材完成的绘画?电脑后期处理制作完成的作品可以称为摄影作品,那么画家用摄影素材画的画能否称为摄影?在这里并不是反对电脑制作影像,但应区别对待,其创作过程不同,结果亦不可同日而语。

抓拍和摆拍都是摄影创作的重要手段。在大跃进和文革期间,摆拍之风大盛,甚至在新闻摄影界也不例外。新时期开始后,思想战线讲求实事求是,摄影界开始贬低摆拍,乃至几乎完全被否定。进入九十年代后,随着文化艺术多元化的发展,摆拍又得到应有的肯定。但在功利意识盛行的今天,摆拍似乎又走入歧途。

用电脑制作(PS)犹如食品加入添加剂,加入的化学物质破坏了其原汁原味健康性,对食用者构成健康危害,摄影亦然。拒绝添加剂在摄影中的使用,摄影人要行动,对摄影添加剂说NO的时候到了!摄影来源于自然,植根于生活,讲求原汁原味的生活性与自然,影像应该回归自然,回归生活。摄影人乃至观看者都应转变摄影艺术创作与欣赏观念,拒绝添加剂影像,使摄影走上健康的正轨。通过这次评审,切实希望运用电脑制作影像的年轻摄影师们能够走进大自然,走进生活,吸大自然之灵气,滋生命之精神,在大自然中寻找影像,在生活中挖掘艺术。

  其实,摆拍和抓拍作为摄影艺术创作的手段,都具有它的特点和相应的生存空间。抓拍的特点是真实、自然,适用于新闻摄影,摆拍的优势在于能够提供更符合摄影师的情景、画面,适用于人像摄影、广告摄影等等。摆拍和抓拍既是对立的,有时又是统一的。

罗伯特卡帕有句经常被人引用的话说,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炮火不够近。真诚的影像来源于生活,当我们深入到生活一线,当我们的影像贴近生活的时候,影像才会重生;当摄影回归生活,才能拍出有体温的作品,才能拍出生态摄影。作品有生活则大,无生活则小;采风正是为了寻找生活,在生活中提炼精华。闭门造车只有死路一条,深入基层一线创作是题中之要。

图片 1摆拍

作为摄影人,应深切地体会摄影与生活、摄影与生态的奥妙。拍摄时要有影像意识,拍照片,不只是为漂亮而漂亮,不只是为养眼而养眼。美国摄影师大卫杜舍曼说:要想让人关注你的照片,首先要用心拍摄,用照片讲出你自己喜欢和在意的故事我们应该拍摄我们感动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打动他人。拍摄主体打动了拍摄者,拍摄者怀揣着虔敬之心与人文情怀拍摄出的作品必将打动欣赏的人;并且真正令人动容的作品,可以激励人们产生想做一点什么的愿望。好作品,不仅让人悦,更引人思。我们进行摄影创作,不仅仅是拍摄,在拍摄的同时,在用照片传递信息的同时,我们也在参与,有时我们的努力可能会带来我们难以估量的影响。

图片 2抓拍

摄影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视角,正是它驱使你拿起相机,也是它决定了你所观察以及看到的东西。(大卫杜舍曼)对一名摄影人而言,应该专注于找到和发展你自己的视角,分辨看到与观察之间的区别,朝这个方向努力,你将会画满你自己的创作之圆。技术只不过是一个细节问题。仅此而已,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内心的声音,那个恋上摄影的视觉诗人便会重获自由,并将创作出能够改变观者人生的照片。(文森特范思哲)每个摄影人视角不同,提炼能力有强弱,摄取与表达必然不同,其产生的作品亦是各有千秋。摄影人只有拥有独到的眼光、视角、见解及个性的表达,才能够创作出有独到之处的摄影作品。

  所谓摆拍,就是摄影师根据自己的设想,创设一定的环境,设计一定的情节,让被拍摄者表演,最后由摄影师拍摄完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摄影师还往往充当导演的角色。很显然,摆拍的摄影作品往往具有更好的用光,构图,更优美的背景,更漂亮的模特,更戏剧性的情节。所以,摆拍有了很大的生存空间。

除了视角,摄影人一定要有一双立体眼睛,要心中有影、眼中有画,要有敏锐的观察力,能够洞察别人没有发现或没有注意到的摄影元素,并能够从取景框中移除与之无关的元素,将相关元素迅速重组,使拍摄主体与主题更加凸显。而要做到这些,现场的掌控力,包括分寸感的把握,是至关重要的。注重细节、抓住细节、表现细节是题中应有之义。如果驾驭不了现场,分寸感把握不当则会使本是作品的照片成为废品,甚至是影像艺术垃圾,即使再高的PS,也终将是无血肉无灵魂。

  比如在广告摄影领域,广告本身的特点就是要有强烈的视觉冲击,甚至并不拒绝夸张和做作,因此,摆拍几乎是广告摄影唯一的创作手法,这也是无可非议的。再比如在商业人像摄影领域,无论从大众的一般需求还是从摄影师的经营成本上,都要求在室内摆拍的形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们的摄影爱好者渐渐的对摆拍不甚了然起来,把摆拍扩展到了几乎所有摄影领域。而各种报刊杂志更是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摆拍作品,为摆拍作品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摆拍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摄影,是将视觉工具握在手中,在犀利的探索中实现脑与眼的结合。(艾伦沙夫)仅有技术或技法是无法成为艺术品的,只有精湛的技术、娴熟的技法与深邃的思想的天人合一才能够产生上乘之作,而决定性因素则在于人摄影师。一个人把照片拍成什么样,和其自身的涵养息息相关。从一张或几张照片中可以看出摄影师的品性、气质和深藏影像背后的文化存储,即使我们不认识这个摄影师。一个摄影师,当技术层面的问题解决后,天壤之别则更多的在摄影之外的学识、生活厚度、维度,以及对人生、社会的全部感受。每一次框取、按动快门的过程,都表达了摄影者对身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杰出的摄影者,是在技术之外做更多更久的跋涉的那群人。一个见多识广、知识渊博的人,其影像必然丰富而深刻,充满叙事的能力;一个浅薄的人,其影像肯定单薄、空洞、无味,这种人在摄影上的得意和失意都太过肤浅。正如格里巴杰所说,伟大摄影的唯一标识是敏锐的目光和宽广的视界。摄影者,要以创新的态度、清晰的目光,去为他们的时代创作。愿摄影同仁们共勉之,在塑料中追求质感,在快餐中寻找永恒,在浮夸中挖掘内涵,用一颗虔敬的心庄严而朴素的去搜寻具有人文价值的影像,努力让它的魅力经久不衰。

  也许很多影友以为,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还来讨论摆拍和抓拍的问题是多余的,是的,讨论摄影要不要摆拍是多余的,但是讨论摆拍的存在空间和艺术技巧则是完全合理的,也是完全必要的。笔者以为,目前摄影界在摆拍问题上存在以下问题:

一、摄影者的摄影目的不明确,或者说有的摄影者根本就迷失了摄影的目的
  摄影界似乎比其他任何艺术团体更具有“上进心”,很多摄影者在学习了摄影不久,就一个心思想得奖、想出名,但艺术眼光的匮乏不可能让这些摄影者找到更多的戏剧性情景,于是摆拍成了最佳的选择。许多地方的摄影协会把摆拍作为进行摄影创作的最主要的甚至唯一的手段。理论界也公然宣称,摄影必需要有“构思”,他们所谓的“构思”就是事先设计好画面和情景,进行“边导边拍”。有些影友出于对大自然的热爱,喜欢走走拍拍,不求出名,不求得奖,只求用镜头记录自然,感受自然,有人就贬之为“浮光掠影”,“没有深度”。

  其实,摄影本身的目的不外乎两类,一是对生活对世界的真实记录,二是对美好事物的刻划和再创作。比如新闻摄影用来记录历史,当然要绝对忠实于历史,而像大跃进时期的一些摆拍的新闻摄影作品,简直就是对历史的嘲弄。又如,民俗摄影,是对民俗民风的真实记录,而摄影者如果为了所谓的艺术创作,而自任导演,演出一场场假戏真做的闹剧,那就是对艺术的最大侮辱。不幸的是,这样的闹剧正每天在摄影界上演。

二、表现手法粗陋,思维简单,缺乏想象力

  很多影友并没有真正理解摆拍的优势所在,一味的为摄影而摄影,为摆拍而摆拍。所拍摄的作品既可以由现实生活中抓拍得到,又并不比抓拍得到的作品具有更好的用光、构图和动态效果。他们的表现手法也极为简单化,他们的逻辑总是这么简单:凡是婚纱就是美丽,凡是贫穷就是古朴,凡是怪异就是创新;拍小桥流水,就必需有姑娘阳伞,拍田园风光,就必需有黄牛老农;他们为了拍云雾,可以放火熏烟,为了拍民俗可以乔装打扮。当然还听说为了拍葬礼,还有让死人再葬一次的。那就是道德问题了,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很多影友缺乏生活积淀,所拍摄的作品不符合生活实际,而自己还自鸣得意。

网站地图xml地图